第一段

你的老师说,一个民族总有些东西是不能亵渎的。

天破了,自己炼石来补;

洪水来了,不问先知,自己挖河渠疏通;

疾病流行,不求神迹,自己试药自己治;

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,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;

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,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;

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,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;

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,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。

这就是这个民族不可亵渎的东西。

第二段

有人说,你国人不跪神,倒是跪赵老爷。

要我说,我国有人跪着赵老爷,也有人跪着裹尸布,还有些站着的。

赵老爷三四百年死一茬,裹尸布两千年不腐烂,跪裹尸布的就平白无故的生出了信心,自觉得比跪赵的高了一头不说,竟然看着那些站着的也越发恨了起来,说那些建设者们姓了赵也罢,连那几个旁边鼓掌的都成了跪赵者了。

他们用裹尸布包着自酿的酒举过来:“喝吧,喝了就不渴。”酒里浮着道德、良心和信仰。我没有喝这酒,反而有些纳闷:哪里的红酒能浮得起这些沉甸甸的东西?看他们笑得神圣,我也不再拒绝,轻轻抿了一小口,就尝得这浓郁的味道哪里是酒,分明是刚刚抽出来的。

赛先生的血。

出处

作者:Phoolean
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1515263/answer/108337481

来源:知乎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